1. 首頁
  2. 大文娛
  3. 短視頻

?短視頻提上日程,譚思亮的趣頭條模式再下一城?

?短視頻提上日程,譚思亮的趣頭條模式再下一城?

“短視頻不‘短視’,發展才能不‘短路’。”針對短視頻已成為互聯網時代獨特的網絡景觀這一現象,人民日報曾作出這樣的評價。

基于此,內容平臺紛紛將布局短視頻提上日程。趣頭條也是其中之一,根據Tech星球報道,趣頭條內部正同時推進兩款趣頭條短視頻創新產品業務,分別對標抖音極速版和快手極速版,并于今年7月前后立項。

對此,趣頭條方面表示,短視頻是一直探索的賽道。但兩款短視頻業務還處于比較早期的階段,并沒有刻意對標某款產品,目前相關業務都在有序推進中。

業務出現疲態,趣頭條以短視頻尋變

趣頭條對于短視頻的重視,與其業務出現疲態不無關系。

在趣頭條之前,曾被感慨“昔日的互聯網黃埔軍校,如今市值不如一棟樓”的搜狐,隨著張朝陽發出回歸宣言,對于短視頻的重視程度也日益提升。在張朝陽的規劃中,短視頻甚至被視為搜狐視頻業務的雙引擎之一,并希望通過短視頻開啟從PGC到UGC的新征程。

趣頭條業務方面雖不像搜狐一般令人唏噓,卻也出現了一些疲態。根據趣頭條日前發布的2019年Q2財報顯示,在持續增長的營收背后,受廣告業大環境影響,公司營收增速出現下滑。

同時,用戶活躍度方面,趣頭條也開始面臨壓力。趣頭條聯合首席財務官朱曉路在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及,受市場的不理性競爭和廣告業疲軟影響,用戶增長在一季度末和二季度初感受到了壓力。同時,隨著米讀小說進入整改期,也將進一步對趣頭條的財報數據造成影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業務出現疲態到底對第三季度財報造成了怎樣的影響,我們暫不得知。但可以看見的是,趣頭條沒能延續自己的數據神話,已經在外界形成了蝴蝶效應,國慶節前夕,層出不斷的裁員、主要負責人相繼離職便是表現之一。

這也就使得,趣頭條一方面推出米讀極速版以在米讀小說進入整改期時,不斷減小因米讀小說暫時缺席而帶來的影響;一方面則進一步探索用戶有待釋放的娛樂時間,以產品矩陣的形式,爭取更多流量時長,穩固自有地位。短視頻,無疑是趣頭條為自己尋找到的新方向。

發力短視頻,或復制趣頭條模式

至于如何在抖音、快手之外,讓自己的短視頻產品也有一席之地,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今年3月,趣頭條發布2018年Q4季度財報,米讀小說作為趣頭條之下的一款網文閱讀產品,首次披露了自己的用戶數據。財報顯示,定位于免費閱讀網文的米讀,在沒有趣頭條導流的情況下,近半年時間內獲取了4000萬新增激活用戶。

另據QuestMobile數據顯示,截止到2019年3月,米讀小說日活躍用戶達到622萬,在免費小說App排行榜位居第一。

這一成績,與米讀小說采取的類趣頭條式商業模式有一定的關系。隨著用戶數據的披露,譚思亮便表示,接下來趣頭條要以同樣創新的形式探索短視頻領域。

此后,有媒體報道稱,趣頭條孵化了一款名為球球視頻的短視頻App,該產品安卓版本于4月28日上線,面向三四線城市的下沉市場。目前DAU已達幾百萬,主要依靠在信息流中大規模插入廣告來進行流量變現。

盡管直到現在,趣頭條都未公開提及這款產品,但隨著其商業邏輯的可通用性得到實踐,素以奮勇向前而聞名的譚思亮是否會放棄這一模式,目前來看,答案或許是否定的。

“新產品方面,創新是我們的基因,是我們增長的核心驅動力。趣頭條以創新的用戶積分體系和游戲化體驗切入資訊市場,米讀以創新的免費模式進入網絡文學市場。我們同樣會以創新的方式進入新的市場,滿足更加多元化的用戶需求,真正實現我們‘通過內容為用戶帶來樂趣與價值’的使命”趣頭條方面表示。

這一點,與趣頭條的現狀不無關系。譚思亮此前曾提出,為加固公司的核心競爭力,力爭在2019年底,實現5000-6000萬的日活成為首要目標。為此,趣頭條CFO王靜波表示,“我們也知道新用戶獲取成本的上升,為公司利潤表帶來了一些壓力,所以我們決定加大商業化的力度,從增加收入角度來應對這一問題。”

趣頭條于近日引入一位騰訊出身的CMO Apple,或許就是為踐行趣頭條在Q2財報中提及的:優化廣告結構,為廣告主提供更為精準和差異化的在線營銷解決方案;同時,不斷探索游戲、直播等多領域的閉環商業模式,并持續推進與阿里巴巴等巨頭的業務合作。

而隨著趣頭條向抖音、快手發起對標,并采取類趣頭條的商業模式,這或許會讓趣頭條以資訊產品為主,并以短視頻、網文閱讀為輔的內容產品矩陣雛形開始出現,并為趣頭條探索商業化持續做出貢獻。

趣頭條模式非一帆風順,短視頻業務任重道遠

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譚思亮有一顆做短視頻的心,但趣頭條模式能否在短視頻領域再現傳說,依舊是一個未知數。

抖音、快手在短視頻領域的二分天下,與行業第三名、背后還有人的微視差距愈發明顯。以至于短視頻雖引無數英雄盡折腰,時至今日,卻也沒有哪位勇士突破抖音、快手的重圍,書寫自己的意氣風發。

在譚思亮之前,聚美優品陳歐便對刷視頻、賺金幣的模式躍躍欲試,并將其短視頻產品刷寶于聚美優品之中脫離,成為一款獨立產品。但現實卻是,刷寶迄今為止少有人知,依舊是聚美優品及其用戶的狂歡。

更有甚者,類趣頭條模式下,高昂的獲客成本,也成為趣頭條在急需改善商業化結構來證明自己之時的一道難題。但若是拋棄趣頭條模式,僅是對標抖音、快手等產品的極速版,想法雖好,能否跑通卻是問題所在。

縱觀抖音、快手,無不以內容投入作為當下重點之一。日前發布的短視頻聚合平臺“人民日報+”,也是以傳播正能量內容為出發點,真正做到在短視頻感受美好生活。錯失野蠻增長時期的趣頭條短視頻業務,若是想要以內容取勝,無論是內容投入、創作者扶持等,都需要不小的投入。

此前,趣頭條號曾針對MCN機構推出”麥浪計劃”,計劃每月為100家MCN機構提供百億流量的支持及綜合扶持方案,以布局短視頻內容生態。隨著趣頭條對短視頻業務的愈發重視,這一扶持力度也將進一步加大。

這樣一來,趣頭條的短視頻業務可以說是仍重而道遠。兩款產品誰能夠脫穎而出,成為趣頭條下一款重點產品,或許就看譚思亮能給他們多少時間了。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海南飞鱼游戏官网